首页
> 网站发布 > 最新发布
视力保护:
“互联网+政务服务”推动政府治理现代化的现实意义
日期:2018-01-03 访问次数: 字号:[ ]

        党的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要转变政府职能,深化简政放权,创新监管方式,增强政府公信力和执行力,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互联网+政务服务”就以简政放权、放管结合、优化服务为核心,创新践行“互联网+”思维,以权力清单为基础,以数据共享和流程优化为重点,以大数据、云计算、移动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兴技术为支撑,以增强人民群众获得感为落脚点,开启了从“群众跑腿”到互联网“数据跑腿”的服务新模式,实现了由“政府端菜”向“群众点餐”的转变。

  事实充分证明,“互联网+政务服务”已经成为政府职能转变的新动力、建设服务型政府的重要路径、“放管服”改革的基本依托、推动释放市场潜力活力的新增长极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力杠杆。

  “互联网+政务服务”是政府职能转变的重要突破

  我国政府职能转变三十年的总体进程和主要内容基本上遵循了从“划桨”(政府整合经济与社会)—到“掌舵”(由经济整合政治和社会)—再到“服务”(由社会整合经济和政治)的转变过程。学术界基于公共服务的视角在中国政府职能转变的主线和方向进行了探索,包括系统化重塑政府角色,建构动力机制,倡导法治思维、加强政策创新,协调和重塑政府、企业和个人的利益关系,实现从“全能政府”向“有限政府”、从“审批政府”向“责任政府”、从“人治政府”向“法治政府”的三大转型。

  “互联网+政务服务”恰恰蕴涵了政府职能在公共服务领域的价值范畴和实践逻辑,以“互联网+”思维撬动政府职能转变新思路,以依法行政理念鞭策改革全过程,公开各级政府部门权力清单,优化再造政务服务流程,提升行政审批时效,让信息多跑腿群众少跑路,切实提升人民群众获得感。

  “互联网+政务服务”是建设服务型政府的重要路径

  以信息化和深化行政体制改革双轮驱动撬动政府治理现代化,也要始终遵循民生情怀,让人民群众有更多获得感。“互联网+政务服务”也始终贯彻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简而言之,“互联网+政务服务”遵循三个衡量的标准,就是改革成效使企业申请开办的时间缩短多少,投资项目审批的时限压缩多少,群众办事方便多少。“互联网+政务服务”彰显了积极为公众服务、主动回应公众诉求的基本宗旨,就是要做到“服务零距离,办事一站通”。为企业松绑,为群众解绊,为市场腾位,同时也促使政府本身做到强身壮体已成为“互联网+政务服务”改革的基本出发点。

  无论是浙江“最多跑一次”改革,江苏“不见面审批”,还是贵州“进一张网办全省事”的大审批服务格局,省级统筹纵向联通横向协同的网上政务服务一体化架构逐渐清晰,“一号一窗一网”不断走向成熟,一直以来制约政府职能转变的需求缺位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破解,进而推动政府由管理型向服务型转变。

  “实体店”和“网店”日益丰富,网上申报、网上办理、办事查询、权力清单和行政审批等政务服务不但可到网上服务大厅办理,还可以借助淘宝、支付宝和微信办理,有效避免了“门难进、事难办、脸难看”和“证明你妈是你妈”的尴尬。“互联网+政务服务”改革已充分借助云计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和物联网,提高了服务的主动供给能力,为公众提供了更多、更简便、更低廉的公共服务。

  “互联网+政务服务”是政府“放管服”改革的基本依托

  互联网的开放、平等、共享、交互、快捷等特征,具有革命性的力量,在深刻影响着经济结构的同时,也催化着社会结构的重塑。为适应经济社会转型期这一新常态,“互联网+政务服务”应运而生。

 

  从理论基础来看,“互联网+政务服务”研究的主要内容也涵盖了治理模式、治理结构、治理机制、治理工具、治理能力、治理评估等基本问题,与政府治理完全吻合。

  从实践层面来看,本届政府将推进行政体制改革、转职能、提效能作为三大抓手,牢牢扭住转变政府职能这个“牛鼻子”,“放管服”三管齐下、协同推进,始终坚持把深化“放管服”改革作为“先手棋”和“当头炮”。

  “互联网+政务服务”以简政放权、创新监管、提升服务为核心,以“一号一窗一网”为重要抓手,强化多部门联合监管和协同服务,开启了从“群众跑腿”到互联网“数据跑腿”的服务管理新模式。安徽省亳州市运用互联网思维探索政务服务新途径,重塑了“主仆”关系,浙江省践行“四张清单一张网”改革,规范政府的履职清单、施政清单、服务清单,消除了权力寻租空间、激发了市场活力、打造了最优发展环境。这些实践均体现了政府通过深化改革换取更大程度利企便民的决心。

  “互联网+政务服务”是推动释放市场潜力和活力的新增长

  国务院《关于积极推进“互联网+”行动的指导意见》提出,“互联网+”有利于重塑创新体系、激发创新活力、培育新兴业态和创新公共服务模式。“互联网+政务服务”就是以互联网为基础设施,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和增加公共产品、公共服务“双引擎”提供有力支撑。互联网本身具有扁平化的特性,高度契合了优化再造政府部门组织架构和业务流程的诉求。

  实践中,贵州省通过固化审批流程、各环节办理人员、各环节办理时限、各环节审查标准、审批文书格式,全省各级各部门每天有两万余名审批人员在线办理业务,日均办件量3万余件,网上可申请率100%,被誉为“符合西部地区经济社会和电子政务发展的政务服务‘贵州模式’”。广东省全面推行“一门式、一网式”政府服务模式改革,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申办平台,实现“一门在基层、服务在网上”。

  “互联网+政务服务”战略的推进,加快了推动政府职能转变进程,信息流通的效率得到提升,流通成本大大降低,行政审批提速增效,互联网催生政府改革红利变现,最终实现放权于市场和社会,转化成激发市场活力和社会创造力的驱动因素。

  “互联网+政务服务”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有力杠杆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带有浓厚的中国经济体制运行的特色,根本目的在于促进稳增长、促改革、调结构、惠民生、防风险政策措施落到实处,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推动实现经济平稳健康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

  在中国由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加速转型的背景下,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互联网+政务服务”提供了理论基础和经验借鉴。政府部门是“互联网+政务服务”的供给侧,社会公众是“互联网+政务服务”的需求侧。服务需求失衡不是“互联网+政务服务”的初衷,“互联网+政务服务”也需要供给侧和需求侧“两端发力”,实现服务供需平衡协调发展。如广州市通过创新改变传统的服务供需关系,变“被动服务”为“主动服务”,从“政府端菜”向“群众点餐”转变。“互联网+政务服务”已成为撬动“政府侧”改革的有力杠杆,有望成为驱动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引擎。


来源:国脉电子政务网


打印】 【关闭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